第A01版:要聞
 第A02版:文筆塔記憶
 第A03版:國內國際新聞
 第A04版:文化新聞
第A02版:文筆塔記憶  
    標題目錄
亦師亦友儲瑞耕
“萬數”“邁答”及其他
新閘及周邊的“集”與“節”(上)
小康路上憶吃糠
偷 糞
常州日報 數字報紙
常州日報國內統一刊號:CN32-0012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0年7月12日
生活瑣記 / 謝燕紅
新閘及周邊的“集”與“節”(上)

新閘地處鐘樓區西北部,新閘人把“集”稱為“落”,趕集叫“到落上去”。

呂墅橋的“落”似乎是新閘周邊最大的集。總記得奶奶問:明天是呂墅橋落上了吧?爸爸拿出日曆翻翻,便開始自言自語,盤算著要去買些什麼。第二天一早爸爸就出門了,總在午飯前回來,帶回家裡需要的東西,有時是一窩小雞,有時是白菜籽、茄棵(茄子秧),或者是扁擔、草帽、簸箕、籃子,還有小豬。總之,爸爸買回的基本都是所謂生產資料,從來不給我買吃的。有一次,爸爸從落上回來,遞給我三隻蘋果。我還沒來得及接過蘋果,就聽他說:“蘋果皮別扔,留著藥老鼠。”原來家裡老鼠橫行,爸爸特地從落上買了老鼠藥回來。

那時候,呂墅橋每月農曆逢五逢十都是“落”,但可買的東西也有季節性和“地域性”,所以爸爸除了光顧呂墅橋的“落”,還會去薛家橋、小新橋、安家舍等地方的“落”,在不同的落上買回需要的東西。但爸爸似乎從不去賣東西,我記憶里唯一拿去賣的是一隻家裡養大了的豬。賣豬不要走遠路,只要拿到新閘街上。鎮上於1980年7月起開設了苗豬貿易市場,每月農曆逢三、九交易,各家養大的豬也在這裡交售給國家。每到交易日,滿村都是豬叫聲,好多人家都捆了豬去賣。最先的賣豬方式是將豬捆好,放在“土篩”里,兩人抬著或輪流挑著去賣,後來就有了板車。我媽媽在廠里上班,家裡很早就買了自行車,我家賣豬是用自行車推著去。先在自行車後的書包架上綁上一塊木板,把豬捆了擱在板上,媽媽在前面推車,爸爸在後面扶著,一路走到新閘。如今,每月1日和6日新閘還有“落”,地點離爸爸住的地方不遠。爸爸已年過七旬,身體硬朗,仍然會去趕各處的“落”,但基本看的多,買的少——十年前,老家已拆遷,沒有了可種的田,爸爸也無需購買相應的生產資料了。

關於這個“LUO”(去聲)字到底怎麼寫,我尚未找到文字記載。寫成“落”,是經人指點,他解釋說,“集”是人們進行物品交易的地方,最初是附近各村的人將多餘的生產、生活資料拿出去交易,得有個公共的場所,形象地說,就是首先得有個落腳之處,故應寫作“落”。蕭公權先生在《中國鄉村》一書中集多種史料證實,中國最早的“集”“場”最初都在橋上舉行。這也不難理解,在更久遠的年代,人們運送物資的主要方式是漕運,橋,連接大河兩岸,即是兩岸人往來的必經之路,人流量大自不必說,南來北往的船運來物品,停泊在橋邊,也便於將物品送上橋去交換。如此推斷,這個“LUO”寫作“陸”,大概也不錯。呂墅橋的“LUO”寫作“陸”,似乎證據鑿鑿。此橋橫跨德勝河,德勝河南通京杭大運河、北接長江,周邊又有數條小河與之相連,成為貫通新閘水域的一大幹流。呂墅橋“LUO”上那天,售賣各色物品的地攤從橋上鋪展至橋兩岸的人家門口,又漸漸侵入了與橋面連接的主幹道。整個上午,以呂墅橋為中心,德勝河兩岸各自形成了三條擁堵的街。

關於落上的熱鬧,老輩人嘴裡的一句俗語可謂形象至極:“活著就去落上樂樂,死了便到七吃吃”。鄉村的落上(或“陸上”)顯然也由單純的商品交易場所演變成一個節日,除了售賣農產品、農業生產資料,也有賣吃的、穿的,賣小玩意兒的,還出現了套圈等游樂項目。漸漸地也有了專門的“趕落的”人,他們是鄉村最早一批游走的小販,平時里走街串巷、挨村挨戶推銷商品,逢到有“落”,就去擺攤。我一個姨婆的女兒,家住江陰璜土,從事的就是這個行當。我至今記得她的模樣,長得敦敦實實,皮膚黝黑,性格開朗,能說會道,背著個大口袋,每次到附近來趕落,都到我家停留。

匿名
您對這篇文章的滿意度
很不滿意